LV包包和骗子

  • A+

一个在4A广告公司做创意的朋友说,奢侈品广告主要是打给买不起奢侈品的人看的。比如一个人挎着LV包包,没有人认识,他觉得没劲。得有很多人一看到这个包包上的LV标记,立马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他觉得很爽。这个爽其实是傲慢。反过来,如果包包上没这个标记,就被别人看不起,觉得你不属于某个阶层,你就自卑,没底气,总得也买一个来配着。奢侈品卖的就是傲慢的满足和自卑的掩盖。久而久之,越来越多的人被绑架进来,不得不迎合,成为漂浮在社会上的一种标配。这是奢侈品生意的本质。

不仅仅是有钱人想傲慢,没钱人也想傲慢,没钱人可能也更容易自卑。于是有了假货,大街上挎着有LV标记的包包越来越多,谁也分不清楚真假,于是把有钱人傲慢的权利就稀释了。有钱人就不干了,奢侈品们就不干了。它们曾经把一家售假的电商平台告上法庭,结果这个创始人跳起来说,“Gucci或者随便一个什么品牌的手袋怎么能卖那么贵呢?这很荒唐。”奢侈品只有贵到极少数人才买得起,才能满足他们的傲慢,掩盖他们的自卑。价钱足够离谱,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才会强烈。

很多人都有傲慢和自卑,但不是每一个都想挎着一个LV包包。有比LV更高明的替代品。

有一次在北京一个会所喝茶,旁边一桌是一群人接待一个从藏地来的法师,他们聚在一起聊天。期间来了一个女士,也不向法师请教佛法,说起自己手上那串念珠的来历如何稀奇,质地如何好,吃素食坚持了多少年,然后又说起自己拜见好些活佛的经历,说起在印度偶遇大宝法王,赞叹法王的气质……当时法师含笑不语,在座的人也是不接茬,看得出来这个女士真是兴奋,觉得自己成了焦点,虽然她讲的东西跟佛法没有什么关系。

我在想,这个女士便是那种常有的“佛油子”,她手上的这串念珠其实就是她的LV包包,她的吃素和经历,都成为了她的LV包包。佛法教人谦卑,教人放下傲慢,她不但没有放下傲慢,反倒把礼佛的经历当成了傲慢的资本。相比之下,那些挎着真实的LV包包毫不掩饰趾高气扬的人们,反倒显得简单的多,透明的多。

连佛法都可以被绑架,其他更不必说了。一个事业有成的老公,一个年轻漂亮的老婆,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,一个大公司的职位,写了一本书,创了一个业,跑了一个马拉松,练了一套太极,拜了一个大师,有了一番感悟,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精神上的LV包包,都可能变成傲慢和自卑的猎物。傲慢和自卑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东西,无知。

有一个屠户,工作是每天屠宰,动物在刀下撕心裂肺的挣扎,这是他讨生活的方式。屠户有一天病了,忽然心生恐惧,害怕死了下地狱。就抱了二十万,去找藏地一个公认的大德高僧,说,我供养您二十万,请您帮忙不要让我下地狱。僧人说,我不能保证你不会下地狱,但我可以教你相应的道理和方法,你如果相信并且真做到了,你就不会下地狱。屠户很失望,他觉得这个僧人能力不够,也不够慈悲,走了。后来他辗转终于找到了一个有“活佛”证书的也是穿袈裟的光头的胖子,这个“活佛”收下了二十万,摸了摸屠户的头,给他说,你不会下地狱了。屠户很开心,觉得找到了又慈悲又有能力的好人。

这个事传到起初那个僧人耳朵里,他叹口气,说,这个屠户现在钱也没了,恐怕离地狱也更近了。弟子问为什么。僧人说,如果有二十万就可以不下地狱,那地狱里就只剩下穷人了;居然以为因果报应可以靠钱来化解,把佛门当成可以做交易的贪官衙门,那还有什么傻事做不出来呢。现在的人,听骗不听劝,什么都要顺着自己的意思才行,你怎么帮他呢。

有一次凤凰卫视记者问一位僧人:在西藏遇到不少活佛是骗子,您怎么看?这个僧人说:不存在这种情况。活佛就是活佛,骗子就是骗子。活佛不是骗子 ,骗子不是活佛。如果你遇到的是活佛,你相信了活佛,那源自你“善”的业力,你要感恩;如果你遇到的是骗子,你还信了骗子,那源自你“恶”的业力,你要忏悔;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业力,无关他人。

“业力”这个词比较难理解。其实换一个角度也能很好的解释。就像那个屠户,他久远以来形成的见地,久远以来养成的心性,让他远离了那个僧人,相信了那个“活佛”。他对证书、袈裟、光头这些形式上的道具有兴趣。他不想通过自己的学习和努力来拯救自己,觉得依靠别人比依靠自己更靠谱,无条件答应自己需求的人就是救世主,他觉得自己想象的就是真理。所有的骗子,所有的“大师”,都是由这些无知喂养出来的。

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斗士冲出来打假,如果只是针对假货和假大师,像是只针对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一样,如果不去直接唤醒人民的心性,就像是对水面下的庞大的冰山底座视而不见,绕道而行。这样的打假很难起到根本的效果,也会招致困境。假大师们根基牢固,信众们源源不断的傲慢和自卑甚至以身家性命来做支撑,他们会一浪一浪的反扑。

文章来源:卢泓言

weinxin
我的微信
关注我了解更多内容

发表评论

目前评论: